禁夜司

头像不好看都是这破手机逼的

大家好,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只会画脏脏的线稿的废物(ψ°▽°)

【拔杯/ hannigram】 对话

(ψ°▽°)码了几排字就累得不行的老年人
太少了,算一个记梗吧……
时间线在第二季拔叔把威尔送进监狱后,到去监狱看威尔之间。
   
  
——————————————————

“你总是坐在那里,对面是你的病人,”威尔细细拂过座椅的扶手,大拇指在尽头拭出扇形的痕迹。“你能从他们的身上,嗅到疾病的味道。当你发现它们的时候,它们也就发现了你,你…你病得远比他们厉害,却仍然坐在那个位置。”
 
 
“好的医生应该要学会如何在险恶的工作环境下保护自己。”汉尼拔歪歪头,“或许我比其他人更有天赋。”
 
 
“我可没那么幸运收到上帝的礼物。”
 
 
“你已经有了一份。”
 
 
“这就是,你为什么对我如此好奇,不是吗,”威尔深呼吸后,让自己更深地陷入椅子里,昏暗的光只能映出一半的脸庞,棕色的卷发蕴上温暖的色调,脸上的笑意却越发冷漠。“只是,为了满足你那一点可怜的好奇心。”
 
 
“我想我没有其他借口。”
 
 
“你用你的菜谱饲养我,用你的方式装饰我、肆意休整我的枝叶,想知道我收获时的模样吗…”威尔将手指放在扶手上有节奏地敲点,微微抬头,“听,现在开始倒计时了。”
 
 
不久,威尔收回手,摩挲了几下下巴上的胡茬,笑意更深:“想我了吗,莱克特医生。”
 
 
汉尼拔睁开眼,看着对面空闲的沙发。
  
 
“是的。”
 
——end

【咩霸】旧怨

 
跟基友争攻受不成,最近又被劫镖劫得脑阔痛
气得不行只好推一辆没什么营养的小板车( ॑꒳ ॑ )
 
 
“我爱日貂,身体好好,啦啦啦啦啦~”

【超蝙/superbat】余烬(不是很明显的黑超操作)

简介:哥谭之子和哥谭守护者蝙蝠侠双双失踪失踪之后,哥谭底层小职员的奇妙经历...黑超、囚禁play(不明显)

私设剧情,灵感非原创,起源于在百词斩练习阅读时看见的一篇惊悚小故事QwQ

————————————————————

“钥匙、房卡、还有维修工人的联系电话,哪儿去了…啊,找到你了,这个小贱人。”房东眯眼吐掉嘴里的口香糖,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抓成一团扔向桌子后又搔着肚皮躺回了椅子上,“欢迎入住麦克之家,让我看看…杰克先生。”

 

最近,哥谭因为两件事情又陷入了动荡之中,首先是哥谭王子布鲁斯·韦恩的失踪。人们一开始在茶余饭后会猜测这个韦恩的去向,不知他是被对手绑架勒索、还是像上一次一样带着芭蕾舞主演去环游世界,或者做着别的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渐渐也不再那么热烈得讨论他,只有重金寻找布鲁斯·韦恩的启示每天都在各种媒体渠道上出现。

他的不辞而别让韦恩集团陷入低谷,旗下相关公司的经济状况也日渐萧条,杰克很不幸成了这次金融危机的牺牲品之一。失去工作的他不得不从原来贴近繁华市区的公寓转到城郊深巷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旅馆内,房东表示不能保证24小时热水和暖气,鉴于低廉的租金,杰克觉得目前已经很好了。

 

其次是蝙蝠侠的失踪,人们一致认定这有很大可能是因为失去了韦恩集团的资助。

 

曾经的杰克不多于关注蝙蝠侠或者大都市那些超级英雄的事件,他是一个太过于沉迷工作和日常琐碎生活小事的普通人,平凡而绵长无趣的生活让他对这类惊险刺激的都市传说提不上兴趣,但这次蝙蝠侠消失得实在太久,犯罪率在试探性的波动之后急速增涨,他也不禁被人民的情感影响,开始关注和讨论这件事情。

 

“他是一个独特的人,人们曾因为他的出现和做过的事情感到兴奋和慌乱,甚至想过驱逐他,如今又为他的消失感到恐惧和不安。”杰克有时会想,“他可能把人们宠坏了,又或许人们因为他的消失才开始爱上了他。”现在的哥谭民众,和被告知圣诞老人是由裹着枫糖的字符编造出来的人的小孩们一模一样。

 

上楼时有个年轻人和他擦肩而过,走向他楼上的房间。那人带着一种与这栋老旧旅馆不同的,朝阳般的气息,杰克下意识多看了几眼。他长相英俊,却戴着一副老旧的眼镜,额前落下一缕卷发,随着步伐时不时会扫过眼镜边框,身高腿长,上身结实的肌肉将老旧的格子衫撑出一种充满着力量和自信的感觉。

 

“他可能还是个学生,那样的话应该是个成绩很好的孩子,”杰克进门时想,“看起来他热衷于健身,噢~我以前也是这样。”

 

杰克打算以后从事他喜欢的文学工作,白天早早出去找兼职,入夜便伏在桌前细细描绘自己脑海里的世界。开始的那段时间,他停止播放收音机里的音乐时,总会听见楼上传来压抑的呻吟和难言的响声,不难发现发出呻吟的是一个嗓音低沉的男人,一个不再年轻的男人。

 

“那个男孩真是令人惊讶。”他嘀咕着,不得不又将收音机打开,音量调高。

 

日子仿佛就这么处在一个平衡且毫无波澜的状态,慢慢流逝。然而当某天晚上,他发现自己能分辨得出楼上的声音从呻吟变成了低泣,周身血液随着那人音调的拔高而开始沸腾时,他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

 

喉咙渐渐发干、裤子也变得紧绷,杰克只能深呼吸一口气,颤抖着放下手中的笔。

 

该做点什么,他想,或许一个冷水澡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该死的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他没办法让自己不去专心地窃听楼上的一举一动,他没法不让自己拉下拉链,将硬得发疼的小兄弟放出来透气。

 

“只是…男人都需要的,”他闭上眼,“没事的,我只是压力太大、太久没有发泄了…”

 

向是在应和他的动作,杰克敏锐地感觉到楼上的男人发出了更加诱人的声音,只言片语夹杂在短暂的喘息和啜泣间,或许他是在求饶。

 

对,他在渴求被放过、被救赎,他可能在一遍一遍地说着不、一遍一遍地请求,又被按回床上一次又一次地承受,噢…天呐。

 

顶点的时候,杰克觉得仿佛变成了自己按着那个男人的身体,手掌甚至能感受到男人的肌肉在起伏和颤抖。他的头脑一片空白,有几滴液体落在了刚写的段落上,将墨水晕染而开。

 

后来杰克每天入夜时分就睡下,天蒙蒙亮时再起身写作,尽量和一般人的作息拉开了一些时间差,也让自己能抓紧更多的碎片时间完成写作。庆幸的是,后来没再遇见过楼上的年轻人,他努力工作,打算尽可能快点搬回市中心的公寓。

 

在决定搬出旅馆的前一晚,杰克半夜被一阵声音弄醒,他过早的入睡习惯导致他睁眼的时候异常清醒。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黑暗将天花板吞噬殆尽,细微的敲击声从中抖落。一开始感觉节奏有点杂乱,仔细一听又能分辨出其中的规律,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那个男人?又或者是那个年轻人?

 

他盯着天花板,再未能入睡。

 

几年后的夜里,窗外的雪花洋洋洒洒地落下,杰克在壁炉旁努力想哄女儿入睡。而此时的小女孩精神还相当饱满,她听杰克讲着冗长的童话故事,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手指不自觉地在躺椅扶手上敲击起来。

 

熟悉的节奏让杰克背上冒出一层冷汗,他急忙放下书询问女儿敲的是什么意思。

 

“这个?老师今天教了我们一些摩斯密码,这个频率代表的是求助。”

——end

晚上睡不着瞎画🌝🌝🌝
  
改的时候找了几张剧照做对比,发现拔叔长得比我画的好看多了……

[天下考子是一家]

又到期末了,总有那么几科让人生不如死,死去活来。

🌝🌝🌝

脑洞

[钢铁直男/挚友]

哈利先生对德拉科先生摔断腿的事情感到无比难过。

本来如果在密林里遇到危险的话,只要跑得比德拉科快就安全了。

他需要想个办法保护自己。

后来德拉科先生在医院休息的时候,收到了哈利先生探病时带来的礼物——一辆轮椅。

他高兴地坐上了轮椅,并对这份厚礼赞不绝口。

同时德拉科先生十分同情哈利先生如今的处境——唉,我如果没有摔断腿一定会陪你去密林,那儿太危险了,我真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哈利先生表示没有问题,他被要求必须找个人陪同才能进入密林。

德拉科先生表示愿哈利找到一位十分优秀的巫师保护自己。

哈利先生高兴地收下赞美和祝福,推着轮椅和轮椅上的德拉科先生向密林走去。

End

脑洞

[钢铁直男/惩罚]

哈利先生和德拉科先生因为停电没有写完作业

遂被告知教授要罚他们晚上一起去密林工作

此时德拉科先生灵机一动

身手敏捷的他

从二楼跳下摔断小腿躲过惩罚

end

脑洞

[钢铁直男/鞋带]

那一天,走在路上时

银时球鞋上的鞋带松开了

身手敏捷且平时乐于助人的高杉晋助同学

在人来人往中

成功踩住鞋带让银时摔了一跤

end

脑洞

「钢铁直男/熏香蜡烛」

某天停电,哈利先生翻箱倒柜找出两蜡烛

一点燃,阵阵香气伴随着火光溢出

哈利先生的脸突然失去血色

——“秃头!这他妈的蜡烛居然有味儿!”

——“小心!”

德拉科先生眼疾手快端起一杯水把火苗熄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觉得这玩意儿有毒,你觉得呢疤头”

——“天呐,秃头,我头一次觉得你说的是对的”

end